青疯

OW.生化.rwby.12team.普神万岁

【CW】石中花(闻香识女人AU)(1)

慈航毋却:

✔段子
✔AU
————————————

克里斯寒假找兼职的时候被一张公告牌上的告示吸引了,时薪60美元,一天四个小时。看上去很不错,非常优沃的条件。
但是居然没什么人去...心里存有疑惑,克里斯决定碰一碰。


委托人的家位于浣熊市郊,克里斯骑车经过一排别墅区,最后来到一栋孤零零的洋馆。
铁栏杆上挂满了藤本蔷薇,看那个覆盖规模这些绿植以前生得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后来又疏于打理,只零星有几朵开败的缀在枯损虫蛀的叶间。


克里斯看着门铃按钮上掩着的蛛丝有些犹豫。这里怎么都不像有住人的样子。
思考再三他拨通委托人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位女士,在听过克里斯描述之后她十分爽快地表示自己会马上过来,要他大概等二十分钟,她很快就到。


呃......不需要面试什么的吗?
不需要,我很快就到了,你在原地等着。


对面的女士挂断电话。
......克里斯看着眼前的建筑更加犹豫了。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一辆没牌照的梅赛德斯停在克里斯面前。车上下来一位穿着白色正装的漂亮女士,她上下打量一眼克里斯,随即转开视线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钥匙打开洋馆的铁门。


这些钥匙之后会给你一份,进来吧。


???
这....这么随便的吗?
克里斯捧着从学校公告栏上摘下来的传单觉得更加犹豫了。亦步亦趋跟在这位女士的身后,跟她上了洋馆的台阶,看她推开那扇雕着花纹的深褐色的厚重大门。


时间已经是下午,冬天的阳光让一切都看起来冷冷的。大厅里的陈设似乎对这两名"外来者"没什么好感,克里斯看着天花板上那个水晶吊灯,感觉它随时都会落下来狠狠砸中他的脑袋。


身着白西装的女士带他上了二楼,克里斯暗自吐槽这栋楼够他挣好几辈子。他们最后打开位于走廊尽头的门。


克里斯没想到他还能看见一个人。
那个人显然也没料到会有人来,正站在书架上拿书,手一顿,书从指间掉到地上,滑到两人脚边。


"Alex?还有谁。"


那个戴着墨镜人站在阴影里,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羊毛衫,底下是条样式简单的休闲裤。在暖气并不高的空间里这样看确实有点单薄了。屋主皱起颜色浅淡的眉头,苍白的手指攥紧木梯的扶手,似乎有些恼火。


"你能看见了?Albert。"
"……我并不聋。另一个又是谁?"


克里斯掐着衣角有些忐忑地自我介绍。他有点明白当下的状况了,他是来当护工的。这位失明的屋主可能需要人照顾,怎么办,他以前只带过克莱尔,一天三顿麦当劳,唯一的运动是去球场踢球,然后弄得满身是泥……


"现在居然有人愿意为了60美元出卖自己的时间来陪一个瞎子?"
屋主刻薄地说。
"......60美元并不少了,先生。"
克里斯弱弱地发声,赢得一声冷哼。


先前的那位女士示意克里斯先出去,她有话单独和屋主聊。克里斯乖乖答应了,刚走出房间门就在他背后合上,里面过一会儿传出了激烈的争吵,似乎还有人摔了东西,克里斯没听太清,只是乖乖趴在栏杆上思考到底要不要骑上自己的小破车跑掉。


门被人大力推开,撞到一边的墙上,吓了克里斯一跳,之前领他进来的女士似乎此刻极度愤怒,还是其他什么,克里斯不敢观察,就看她愤愤从钱包里掏了一叠钱递给克里斯,"看着他,别让他死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狠狠跺着鞋跟走了。
留下克里斯一个人在原地发懵。


"关门。"
背后传来屋主冷冰冰的声音。
"什...什么?"
克里斯没反应过来。


"你连关门都做不到么?"
"哦..."



克里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和威斯克先生相处。
这个性格孤僻又古怪的人。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迎来一个"假期",一个旅行,从浣熊市到纽约,天啊,他什么都没准备!他坐上飞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呃...我周一还有同学聚会。"
"翘了。"
"翘了?"
"不然?你背个降落伞现在跳下飞机?"
"......算了。"
真的是有够苦恼。
克里斯没想到为了这份时薪60美元的兼职能牵扯出这些事。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希望这没什么问题。


飞机在纽约降落之后克里斯像鸡妈妈护着小鸡崽一样护着自己的金主,生怕他磕了碰了回头再找自己麻烦,如此殷勤却换来金主一句:"别碰我!"
嗯......


克里斯觉得自己有些时候脾性又过于好了。
是该教教威斯克先生什么叫做"金钱不是万能的。"
……又苦于自己的机票还被人捏在手里,由是忍气吞声,不敢轻举妄动。


出了机场自然是有人接机的,过了三十分钟左右他们到了酒店。克里斯这辈子第一次见这样豪华的套间,然后他意外发现这样豪华的套房居然只有一张床。


"我们难道要一起睡?"克里斯觉得不可思议。
"……你睡沙发!"
"哦。"
克里斯想过很多次钱都不要了干脆踏马一走了之。


克里斯无聊地端着冰淇凌瘫在沙发上调电视节目等金主威斯克换完衣服出去吃晚饭。
有钱人真麻烦。
吃个晚饭还要换衣服。
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是不是摔倒了?
毕竟他看不见,要是出什么事可就......


衣帽间的门突然打开,克里斯意识到自己"诅咒失败"。不过......打扮一下确实......


真帅。
克里斯叼着冰淇凌勺子。
我以后也要当有钱人。



威斯克订的那家餐厅克里斯以前听都没听说过。
对的。
听都没听说过。


只知道车似乎被人开到了闹市中心,然后,停下,然后,有人帮他们拉开了车门,看见他的金主之后非常熟络地招呼,然后领他们进了一家餐厅。
那里面有很多人,穿着晚礼的男女们压低声音交谈,很多人在打量克里斯,似乎在猜测他是什么人。克里斯感觉到了,这让他有点不喜欢。
一位男侍者微笑着拦住他,手里拿着一件西装外套,"您的外套,先生。观景台的餐位晚8点会有些冷。"


克里斯愣了一下,然后报以赧颜。
自己穿着学校发的衣服就来了,确实不太应该。


入座之后克里斯随手翻了翻菜单,噫,25刀一个汉堡,真贵。完全都不敢点菜。纠结好一会儿:"那个....请问有可乐吗?"
"可乐?"侍者显然有些迷惑。
"他是说黑朗姆可乐,这些年轻人喜爱的特调。"金主墨镜镜片底下似乎多了一层蔑视,克里斯感受到了。
"啊是的先生,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尽力帮您调制。"
".......不用了。"
克里斯合上菜单,觉得他还是干脆就吃那个25刀的汉堡。
他要吃六个。
吃穷他,吃垮他。
有钱了不起吗?
该死的威斯克。



金主真的,咳,不。威斯克真的,他有些时候的行为太正常了,克里斯几乎都要忘了他是个盲人。


直到克里斯看见他面前放着的一口没动的牛排。他的金主只是喝水,动作很缓慢,拿起杯子,喝,放下。异常谨慎。因为这里不是他家,不是他熟悉的桌子,他找不准距离......打碎东西的话会很狼狈吧,毕竟那些人好像认识他。


汉堡吃得很开心的克里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心情又有点复杂了。自己一个人吃,负责结账的还饿着,好像不太好。


"你不吃你的牛排吗?会冷的。"
"关你什么事,60美元一小时的雷德菲尔德先生。"
"喂!我说你......唉!"好心当成驴肝肺,"要不要帮你切啊?这东西的确在切的时候有点费力气,虽然挺好吃的。"克里斯找了尽量委婉的方法。
"我以为你面前点的那堆就够你忙的,没想到你还能分出心思管别人。"
"你什么也不吃只喝水不好吧?"求求您了,别杠了。


似乎感知到克里斯的乞求,金主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朝他笑了一下:"好啊,你替我切。"


克里斯松了口气,负罪感得到了解脱,伸手端过威斯克面前的盘子。


"你也负责喂。"


W.T.F?
喂?


"喂?"
"喂。"
"喂???"
"喂我。"


"???为什么啊?"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身为金主也不能这样为所欲为啊,多臊啊。
"你不是可怜我看不见么。"


……
您说您,吃就吃吧....让人喂是怎么回事啊...
这下全餐厅的目光都若有若无往观景台这边飘,一些暧昧和揶揄,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的小声的口哨……自己绝对被他们当成威斯克的小白脸了。


克里斯这才意识到威斯克的自尊心就是个马蜂窝,谁捅谁倒霉。


————————————TBC

评论

热度(16)

  1. 青疯慈航毋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