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疯

OW.生化.rwby.12team.普神万岁

【生化危机】【ABO】Gugela For Private 第十二章

卷湮金风:

设定                       十一




主CP :Piers/Jake


次:Chris/Wesker


再次:Leon/Buddy




        皮尔斯在门口踌躇了片刻,他知道隔着门杰克正在里面。但是那些话他实在不知道要如何说,道歉往往难于出口,而解释为何要道歉则难上加难。更何况他一直以为自己对那个雇佣兵实在没什么好映像,这次信息素却先行一步,让他多年来针对欲望压制的特工训练全打了水漂。或许那些不只是欲望,还有其他,他不由得怀疑。


        医生从侧面推了他一把,使了个眼色,青年人犹犹豫豫,反倒是在这种鼓励下更为不安。直到屋内离心机嗡嗡的声响咔嗒停止,护士开始准备拆针止血的器具,他才逼不得已地推开门。


        杰克正躺在医疗床上,听到门响的时候正扭头看护士给他缠止血胶带。他维持着半侧身的姿势,曳斜着撇了矮个子青年一眼,立刻坐起来——被护士责骂了一句,他充耳未闻:“BSAA居然放你到处乱跑?”


        皮尔斯一瞬间噎住,本来准备好的道歉说辞全堵在喉管里:“什么?”说着他回头看了眼门外,和探头张望的医生正对上。


        “你们慢慢聊。”医生举起双手,快速地缩回头,没一会又伸出手来示意护士也出去,“带上门。”他小声说,一边又冲皮尔斯快速眨眼,搞得年轻的BSAA哭笑不得。


          “说吧,什么事。”杰克却是全程不为所动,面无表情一翻身从医疗床上坐起来。


         “我——”皮尔斯咬了咬下唇,面前人的脸色并不好看,失血的苍白色从皮肤下透出来,血管清晰可见,就连Omega的气息都是冷冰冰的面包干味道,“对不起。”他下定决心,急走两步上前,“我知道我刚才做的很过分。”


        杰克也快速向后挪了一下,从皮尔斯身边逃开去:“所以?”


        “我——”皮尔斯懵了两秒,“我来请求你的原谅。”他在床边蹲下来,仰视着杰克,青年的目光随着他的动作下移,落到他伸出的右手上:“和解?”他期颐道,浑身都因为紧张而战栗起来。


        杰克一言不发,看着他仿佛就像是在看一团空气,令他的心在干面包味里被冻得硬邦邦地坠下去,于是他战栗地越发明显。


        “杰克?”


        他挨了很久,才听见雇佣兵开口:“你真心的?”


        “当然。”


        “但我认为你没必要道歉。”


        “什——”


        雇佣兵接着说下去:“C强化病毒加上信息素的影响,我能理解你的反应。”他看起来很理智,除了绷紧的脊背和刻意离开八丈远的身体外,丝毫看不出他是当事人之一,“你没必要为你的生理反应道歉。”


        “可是这不是——”皮尔斯急切地跨前一步——这一次杰克没来得及躲开——硝石与黑胡椒的味道没头没脑地簇拥过来,密不透风地缠住他。他听见Omega噎住似的呛咳了一声,于是Alpha更焦躁地拉住雇佣兵的手腕:“这不止是信息素。”


        “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信息素?”Omega挣了片刻,结论是被缠得更紧密:“你又怎么知道?”


        “因为我不会只因为信息素来像你道歉,也不会这样——”BSAA想了想,突然直起身体,他贴上杰克的面颊,鼻尖相抵,对方在他掌下战栗:“我是职业军人,我不会因为一份小小的信息素失魂落魄。”脱口而出的话仿佛一个开关,他突然觉得不再紧张。


        亲吻的欲望随性而来。


        他抬手按住雇佣兵的脖子,一面凑上自己的双唇。年轻人冰冷而失血的僵硬薄唇很快在他的碾压下变得温热柔软,他感觉到对方的手在他掌下不断地握拳、放松、再握拳、再放松,最后终于安定地在他的掌心摊开。


        黑麦面包软化下来,在热牛奶的醇香里舒展开干硬的外壳。于是火药的气息也淡下来,几丝黑胡椒的辛辣糅杂进来。


        他们在火热的空气里一起倒到床上。




        克里斯在这个时候才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 幸而被医师扯住。在听完了前因后果后他仍然将信将疑,“你确定这不会有问题?我提醒一下,皮尔斯的情况并不稳定。”


        “如果有问题,我可以担着风险。”


        “我不是——”克里斯在原地转了半圈,揉了揉眉心,憋住怒气,“我不是想推诿,但你要知道,你担不起责任。BSAA整栋大楼可能因为这一念之差毁于一旦。”


        “你记得我先前说的吗?那个猜测。”医生摊开双手。


        “现在不是时候。”


        “现在就是。”医生无视克里斯的制止动作,“我们一直怀疑Omega对始祖病毒以及其衍生产物有靶向作用,某些特殊的Omega信息素能控制并且稳定通过他的基因产生的BOW,但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基因型——”


         克里斯停下焦急的踱步,“说下去。”


        “而现在我们发现了这个可能性。针对强化C病毒的,稳定、控制、修复——”医生向病房内一挥手,克里斯不免想到里面两人可能正争锋相对一触即发,又是一阵烦躁,便听见医生说道:“现在最好的证实方式是让他们结合。”


         “你指的是标记。”克里斯皱眉,立刻醒悟过来,“你这是把它们俩当实验品?!这不行!”他猛一挥手,“我们是BSAA!不是某些,他妈的,该死的,极端组织。”


        “这有本质性的差异!”医生尖锐地回覆,“BSAA是出于救治目的,你也知道我们会在事先会对实验人员进行警告。你不会因为我们和那个叫做阿尔伯特的疯子科学家是一类人吧?或者说是和某个蓝色组织一样不择手段反BOW?「1」”


        克里斯沉寂片刻,蓝色安布雷拉和威斯克的脸在他脑海里交替闪现,片刻后再开口的时候声音突然变得沙哑:“他们——”他指屋子里的两人,“答应了?”


        “没有,”医生摇头,“但他们会同意。我只是不想让一次标记毁了他们两个。”他扭头向门微微摇头,“年轻人啊——”




        皮尔斯和杰克都不知道发生在门外的那场有如发条一样随时会被崩断的对话,他们正如同野兽一般撕咬着,忙于在对方的身上寻找一点柔软。胡椒和小麦的气息揉杂在一块,完全处于粉尘爆炸的临界点。如果这时候有一块散发着树脂气息的松香,便确凿无疑地能点燃这团炸药。


        最先清醒过来的是杰克——他像是惊醒了一般从黏黏糊糊的亲吻里逃脱,迅速横起胳膊挡住皮尔斯随后追过来的脸庞:“这不对。”他急促地喘息着,抬手擦去残留在双唇上的液体,“我敢说,你几乎算是不认识我,你凭借什么说这不是本能——”


        皮尔斯愕然地停下动作:“该死的在这种时候你还能想到这个?”他扫了眼两人紧贴的下半身,“这种时候?等等,不是,”他揉了揉脸,“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认识你?伊东尼亚,蓝祥市,海上——”他跳过那个让两个人都不甚舒服的地点,“这时间挺久的了。”


        “事实上,在那个地方,我们还吵了一架。”杰克维持着格挡的动作指出,他吸了口气,感觉到他们紧挨着的某个地方正不甘地抽动——他自己也几乎快为此变成湿漉漉的一团,他悄悄地动了动,试图摆脱这种糟糕的质感,“我知道BSAA在想什么。”他的眼神变得深邃,“他们没来阻止我们,因为你们乐见其成。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你们需要我们在一起,不是么?”他就着被皮尔斯困在身下的姿势捏了捏对方的颈脖,指腹的薄茧蹭过动脉上的疤痕,皮尔斯打了个寒噤,松开手,惊得几乎跳下去。黑胡椒和小麦的可口纠缠松懈开来,两团气息被一种若隐若现的松香味道驱赶开,各自在屋子里突兀地蹿动。


        “这是,不,等等,但是我——”皮尔斯不太明白他们怎么又回到原点,Alpha本能地将他的味道扩散开来,又不断被Omega干燥的小麦味抗拒地踢开,令他万分沮丧,“相信我,我是真的觉得我喜欢你。这和BSAA没关系,更何况他们不会做这种事情。”


        “他们会。更重要的是,对你来说,你所谓的——喜欢——只是直觉。”


        “什么?当然不是!上帝啊,我不想和你讨论弗洛伊德——”


        “我也不想。”更年轻的那个拉扯嘴角笑了一下,打断了对方的话,这让皮尔斯突然觉得冷,然后他看着年轻人指了指自己浆果白的眼睛,黑麦面包的气息接着冷淡下去,“承认吧,你因为这个需要我。而不是——”他的手向下滑动,在心脏上方虚空一点:“而不是这里。”


         杰克在轻点后飞快地撤回手,皮尔斯扑了个空。他尴尬地保持着伸手的动作,看对方跳下床,踉跄了一下,接着更蹒跚地走到门边:“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他发问。


          他得到了回复。


         “我是雇佣兵,而雇佣兵不相信任何人。”




        杰克走得踉踉跄跄,两种Alpha的气息在他体内肆意冲撞,他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几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避开那些BSAA的。


        他清楚地记得在方才,皮尔斯的亲吻正如同火炮的轰鸣纠缠着他,正当他为熟悉的战争而振奋不已的时候,他的前教官的笑容就突兀地浮上来,真诚而恳切,带着牛奶与松香的味道:“杰克,你应该相信我,不是吗?”那张浮在虚空里的脸显露出十二万分的亲切,“不然你还能相信谁呢?”


       当时他正欲皱眉挥手赶走这阴魂不散的家伙,然而紧接着敦敦善诱的阴魂又再次抓住了他。他的眼前出现一团血雾,然后是万千尸体,很快又变成站在他对面跟在敌人身旁的教官温柔地管他叫他的小杰克的场景,雇佣兵立刻气息一滞,记起那场他永远不想记起的背叛。


        牛奶,松香和炮火的味道包裹住他。


        滚开!他徒劳地挥动手臂,我不会相信你!


        “如果连我都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呢?”阴魂一如既往地乐于教导他一切。


        我谁都不信,他想。首先就是你。


        “当然,当然。”阴魂笑得玩味。松香的气味旋即散去,呛人的黑火药轰隆隆地压过来,他看见几个闪回,门外的雷德菲尔德,医生殷勤地挽留,护士对于他的发情期超乎寻常的关注,还有皮尔斯那些过于直白的渴望。


       他无法忽略的渴求。


        这不正确,他想。一部分他想从亲吻中张开眼睛制止对面人的继续,另一部分则叫嚣着要就此沉沦。他觉得自己被撕扯成两半,痛得如同醉酒时的大脑——他生平只喝过一次酒,在他失去一切的那次,他从地狱爬回来的那天。


        但今天这种感觉又回来了,逼迫他再度记起那些糟糕的回忆。


        他在强烈的撕扯里晕头转向,Omega的本能叫嚣着让他屈从于其中之一,理智却又要求他拒绝。


        他看见阴魂冲他笑了一下,黑火药的味道沉下去,松香味再度浮上来,安神药物细微的香味将他带入黑甜的迷梦。




        克里斯过了好一会儿才进去将皮尔斯领出来。他进去的时候正看见年轻人盘腿坐在医疗床上,神色抑郁,但也不至于失魂落魄。见到他进来,年轻人抬起头:“杰克·穆勒真是个混蛋。不过他有一点说得对,”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抬起手在左脸的惨烈疤痕上画了个圈,“只要我还是这幅样子,就没办法让人相信我说得话,而我也就只能接着困在这个笼子里。”皮尔斯抬眼在室内环绕一圈,很快将目光挪到克里斯的身上。


        “怎么会?”克里斯当即反驳道。“我们都相信你。”


        “但他不。”皮尔斯摇头,“他不信,别人信也没什么用。我没见过比他更阴晴不定的人了。他是不是有什么童年阴影?我应该压着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他撇嘴,下一瞬又想到了什么,“对了,队长,你过来不是为了给我做心理辅导的吧?”


        “确实不是。”克里斯一皱眉,“我想问你一下,你刚才和杰克的——的争执,是否是因为闻到了——”他花费了好一会才想起合适的字眼,“闻到了其他Alpha的气息?”


        “其他Alpha?”皮尔斯愣了片刻,回想起那个突兀的松香味,“算,也不算——怎么了?”


        “是这样的,”克里斯抱胸,手指敲打着胳膊,“有渠道告知我,他和一名前雇佣兵有接触,我们怀疑那个前雇佣兵受雇于伊东尼亚某个拥有BOW的组织。他是个Alpha。”




tbc





极具收获的一天。没想到克里斯也终于学会要拥有自己的势力了,我真是万分期待。


                                                                                                                                                                                                 Mar. 15nd, 2018





「1」蓝色安布雷拉:按照新的官方设定是一个极端反BOW组织,隶属于克里斯。希望卡普空别搞什么太大的新闻了,我好不容易把时间线给留出来啊。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要改不少设定了。



评论

热度(31)

  1. 青疯卷湮金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