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疯

OW.生化.rwby.12team.普神万岁

【生化危机】【ABO】Gugela For Private 第十五章

卷湮金风:

抱歉更新迟了,最近经历了很大一件事,搞得自己连文风都不一样了。。。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还要不要写下去。


不过应该会写,毕竟我连go的摊位都申请好了。。。。。。




主CP :Piers/Jake


次:Chris/Wesker


再次:Leon/Buddy




        空气一瞬间凝滞起来,两人面面相觑。中年人从杰克手上接过空针管翻来覆去的查看,最终目光锁定了一行肉眼几乎难以辨识的小字:“R.A.O.P.   W.A。这是信息素阻断剂。”


        在已知的所有信息素产品中,阻断剂是唯一一种能隔绝腺体内信息素产生和接收的药剂。由于产生这种药剂需求对体内信息素中间代谢产物的精准控制,往往需要为单个使用者配备一整个无菌实验室随时监控对方的身体变化并以此调配不同药剂比例。这对财力和技术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因此能够生产信息素阻断剂的全球也没几家公司,而且也只承接私人定制业务——要找到这个叫做W.A的人,从这几家公司入手排查下去并不难得知人选。


        那么,这个AW是真的不小心将阻断剂丢在这里,还是故意的?他想表达什么?他又为何要过来。如果是为了里头的档案,那又是谁告诉他的地址?考虑到他的雇主曾信誓旦旦地保证没人会知道这物品的存在,那么透露消息的是自己面前的前教官吗?


        杰克一拧眉,从对方的手上夺回针管,另一只手则从大腿枪套里抽出M1911打开保险,“看来我们要加紧了。”他贴紧门边墙壁,一摆头示意中年人开门。


        中年人将设备插进锁孔,只是轻轻一碰,年久失修的门便吱呀地打开了,杰克等了一会,才挪动脚步抽出门缝监视器伸入屋内。


        或许不是年久失修,而是确实有人先行了一步。


        显示器里一个人影直直站在远离光的黑暗中一动不动,在旁边则是一个打开的手提箱。


        “你们来了。”人影开口。影子有着一把二十岁年轻人清亮的嗓音,可经过机要室重重叠叠的书架的遮挡后,这把清亮的嗓子被割去高音,只剩下灰蒙蒙的回音,诡戾地在石墙间冲撞。


        杰克脸色一变,阻止了中年人射击的动作。尽管房屋的构造抹去了声音的部分特色,但这声音对他来说仍然太过熟悉了——他没办法不记得自己下属说话的样子。


        “伊尔韦斯?”他震惊地低吼,“你怎么在这里?”




        “为什么我不能在这?”他的年轻下属莫名乐起来,“市政厅应该是属于我的,你居然问我为什么在这儿?”


        杰克的眉头拧成一团,他和伊尔韦斯上个月还在一起合作过,现在对方看起来却宛如另一个人,阴沉狠戾,毫无曾经的天真。真不知道这一个月对方经历了什么:“那么你是在指责我们入室行窃?”


        “把这个当做一个邀请吧,毕竟是我花钱雇你们过来的。”


         杰克立即将目光转向他的前教官,对方丢回来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摊手。


         “本来我只希望你们将东西带回来的,但是——”话音一转,伊尔韦斯霍地一脚从阴影里将箱子踢出来,“我觉得自力更生更合适我。”


        与此同时杰克伸腿踩住滑到他面前的保险箱。他谨慎地蹲下身打开保险,一手仍保持着握枪的姿势。


        咔嗒一响,自动锁滑开来。


        “这就是你自力更生的结果?”


        箱子里空无一物。


       他又伸手摸了一遍,也没找到夹层。


        “别摸了,就他妈是个空箱子。”阴影里的年轻人不耐烦地提醒。


        “里面原来是什么?”杰克站起来。


        “档案,雇佣兵团的人员档案。”


        杰克立刻想到他初入军团时见过的另一个伊尔韦斯,那个叫马尔科的,后来他才听说那人和他的前教官是军团的合伙人。


        “马尔科·伊尔韦斯是你什么人?”


        “是我叔叔。”年轻人换了个姿势,双手抱胸站着,“我很好奇你到现在才意识到这点,当年我可从没隐瞒过。”


        “你叔叔把雇佣兵团的资料藏在市政厅,而你就傻傻地信了?还要我们俩来帮你拿?”杰克难以置信地挥手,这套说辞对他来说实在是有点荒诞了。


        “市政厅本来就应该是我家的!要不是那帮该死的俄罗斯佬,整个伊东尼亚都应该属于我!”暗影里的年轻人震怒地咆哮起来,“父亲好不容易将伊东尼亚带出火坑,却被那帮疯子赶下了台!”他如同疯了一样挥手,灰尘在他脚下呛人地扑腾开来,“我会夺回它。它是我的!伊东尼亚是我的!”


        杰克恍然大悟。2006年那场大变之前,伊东尼亚的总统也姓伊尔韦斯。他觉得有点好笑,又有些恼火,“这就是你发疯的理由?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我可对这种复国的破事没兴趣。”他转身就朝门外走,“随你怎么玩,我要回去了。你记得把尾款打到账户上就行。”


        “没门!”子弹接踵而至,精准地钻进杰克脑袋上方的墙面上。雇佣兵就地一滚,躲进伊尔韦斯看不见的墙角:“停手!你他妈的是想让那些阿尔巴尼亚人发现么?!”


        “别刺激他!”中年人压低了声音冲他说。。


        “那又如何?”年轻人抓着枪一步步走出阴影,“你记得你以前说过会帮我解决一个难题的,对吧。”


        杰克注意到他在月光下脸色泛着充血的诡异红色,咬咬牙:“是。”如何稳住这个定时炸弹才是当务之急。他挥开教官按住他的手,站起来枪口指着对方。


       伊尔韦斯在月光下冲他咧嘴,也把枪口转过来:“有人花两千万要买你的资料。现在虽然资料丢了,但我想,为什么不把你本人送过去呢?这样我或许还能拿到更多的启动资金。”


        杰克心下一凛,五年前糟糕的回忆在他脑中轰然炸开。


        冷静。


        冷静下来。找出是谁干的,否则这会没完没了。


        “谁?”他缓慢地吐息。


        年轻人没给他套话的机会,“谁知道呢?钱给够就行了。”他耸了耸肩膀,枪口却仍指着杰克。“怎么样?”


        “等等等等,我有个问题。”中年人忽然开口,“你们之间的斗争和我没关系吧?那我是不是可以——”他朝窗口比了个手势,“先走一步?”


        “放屁!”“闭嘴!”两人双双开口。


        “嘿!注意着点语言不行吗!”中年人做了个鬼脸,“我的任务里可不包含这个。”


        “你背叛叔叔的雇佣军团的事情我可还没和你算账呢老家伙!”年轻人赤红的目光狠狠瞪过来,“本来我是想让你们和阿尔巴尼亚人两败俱伤的,现在嘛——”他拉长了音调,“带他回去,我们就一笔勾销,如何?”


        “再加五百万。”中年人镇定抬价。


        “成交!”


        与此同时,中年人立刻调转枪口。“该死!”杰克立刻蹲身滚进书架间,二对一的战斗不是上策,“他就算了,我可没对你做过什么吧!伊尔韦斯!”


        “你也一样!你背叛了我!”一梭子子弹立刻跟过来,在中年人我告诉过你别刺激他的声音中,老旧书架木屑飞溅。


        杰克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


        “你说过你会带我们出去,但在锡亚琴研究所,你做了什么?你让我们差点为那个BOW丧命!他是什么?你的Alpha吗?那我们呢!”尖锐的狞笑在狭小石室里震耳欲聋,恶毒喷吐而出,“真是一脉相承啊穆勒先生!你们俩怎么不互相标记一下?”


        “闭嘴!你给我闭嘴!”弹药毫不留情地倾泻出去,他持枪的手开始发抖。对方话语间的毒液缠绕进他的心里,犹如擂鼓一般


        ——让他们帮忙把皮尔斯带出去难道是错的吗?即使当时事情紧急他确实无法安排妥当?


        “怎么?你可以选了他,而不是我们。我就不能做同样的事情吗?”伊尔韦斯抱头在屋内翻滚,躲避着杰克的怒火。


        直到从另一个角度响起枪声,“伙计们,现在不是内战的时候——”中年人向门外射出几发大口径子弹,扭头咆哮,“得先保证我们不变成筛子——”


        屋外飞进来的烟雾弹猛地在屋内炸开,三人瞬间消失在彼此的视野中。


        “那就换个地方解决我们的事情。”伊尔韦斯的声音在雾气中沉闷地传来。




        他们趁着烟雾钻进一条暗道。


        杰克看着伊尔韦斯关上密道的闸门,放下捂住口鼻的手。在刚才的混乱里,他的右肩中了一枪,贯穿伤,现在正火辣辣地往外彪着血花。


        一卷绷带兜头砸过来。“我劝你答应他,真心的,这样我们都能省很多麻烦。”


        杰克拿起怀里的绷带,一边往胳膊上缠一边抬头看向抱胸站着的中年人。他确实没开玩笑,二对一,受伤可不是个好兆头。即使密道有另一个出口,他现在也不一定能从这两人手下安全地逃出去。“你知道我不可能乖乖束手就擒的。”


        “你会的。”伊尔韦斯停下手上的动作走过来,从口袋里摸出一管气雾剂。


        杰克知道那是什么。“发情期诱发剂?认真的?你应该明白我来之前给自己注射过足量的抑制剂了吧?”


        “总会失效的。”气雾剂被啪地扔在地上,玻璃管被年轻人一脚碾碎,甜腻的芬芳在狭窄的甬道内飘散开来。“你很快就能闻到了。”


        杰克不自在地挪了挪脚,冷汗片刻间浸透了后背,他觉得胃部又开始绞痛——抑制剂的失效时间确实快到了,到时候一切就都完蛋了——他捂着胃,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逡巡。


        “别以为你能溜走。”伊尔韦斯猛地开口,“想想看我为什么要请你来烈韦里。”


        杰克靠在墙上,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不,当然不是因为我比你更熟悉这里。”年轻人自顾自地说下去,“你也是烈韦里人不是么?我查过你的档案,你的母亲怎么死的,烈韦里又发生了什么,这儿对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对了,”他打了个响指,夸张地摊开双手,“我记得你有好几年没回来了不是么?令人不想踏足的地方,嗯哼?”


        诱发剂的芬芳缓缓地渗进皮肤,冷汗又一次从毛孔中涌出来。杰克皱着眉头嗤笑一声:“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这儿就是个牢笼,”年轻人背对着门在半空中虚划了一个圆圈,“而你害怕回到这个笼子里,因为你害怕你走不出去。于是恐惧导致失误,失误导致死亡。你看,现在你确实不用考虑走出去了。”


        杰克一瞬间讶然无语。回忆确实恰如其分地一直在绊住他的手脚,整个烈韦里的行程里他都一直在逼迫自己忘记过去那些令人骨寒的记忆,母亲苍白的面容和那些曾经算得上友善的目光一起隐匿在炮火中渐渐淡去,直至留下他和一堆闪着寒光的兵器面面相觑。


        寒意开始沿着脚底渐次而上,冰冷灼烧着五脏,他仿佛在片刻间穿越半个地球回到科雅琴冰川之上。


        伊尔韦斯哧哧地笑起来,“就接受这个吧,亲爱的长官!哪个雇佣兵最后不是这个结局呢?当做研究品总比战场上被人从背后给一枪来的好啊,不是吗?”杰克知道他意有所指,很快又听见对方接上去:“啊,对了,诱发剂开始起效了是吧——”


        “你他妈的——”声音戛然而止,杰克捂着被击中的腹腔虚弱地跪在地上呛咳。


        伊尔韦斯甩了甩手腕,拔出腰间的贝雷塔92:“冷静,我的上司。我真的不想杀你,毕竟——”


        枪声尖锐地响起。


        与此同时,闸门轰地炸开,硝石与黑胡椒的气息在尚未燃尽的烟火中弥散开来。





这不可能!他不应该活下来。她怎能让他活下来?!


                                                                                                                                                                                                 Mar. 26nd, 2018





有一个问题,看文的人有到现在还没猜出来每章文末引用是威总日记的吗?


不出意外,从下章开始进入cw场,pj的情感要告一段落了。

评论

热度(28)

  1. 青疯卷湮金风 转载了此文字